对《捣练图》的艺术鉴赏与赏析?

时尚新闻 2020-02-15114未知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捣练图》是中国唐代名画,是一幅工笔重设色画,表现贵族妇女捣练缝衣的工作场面。系盛唐时的一幅重要的风俗画,对后世绘画风格有重大影响,是唐代仕女画中取材较为别致的作品,系唐代画家张萱之作。

  此图描绘了唐代城市妇女在捣练、络线、熨平、缝制劳动操作时的情景,在长卷式的画画上共刻画了十二个人物形象,按劳动工序分成捣练、织线、熨烫三组场面。

  画中人物动作凝神自然、细节刻画生动,使人看出扯绢时用力的微微后退后仰,表现出作者的观察入微。其线条工细遒劲,设色富丽,其丰肥体的人物造型,表现出唐代仕女画的典型风格。

  画作原属园收藏。1860年“火烧园”后被并流失海外,现藏美国博物馆。

  《捣练图》是唐代画家张萱的作品。此图描绘了唐代妇女在捣练、络线、熨平、缝制等劳动操作时的情景。练属丝织品类,呈白色,练从缣出,缣本系,质地较硬,经过蒸煮、漂白和杵捣、熨烫等程序,成为洁净、柔软的白练。

  画中人物动作凝神自然,细节刻画生动。画中人物扯绢时,用力地微微后退后仰也被表现出来了。这些表现出画家的观察入微。整幅画卷线条工细遒劲,设色富丽,其“丰肥体”的人物造型,表现出唐代仕女画的典型风格。

  《捣练图》选取了捣练过程中几个相对静态、易于表现人物姿态的过程作为表现对象。古代的人们会把麻等一些质地很硬的织品经过煮并加漂粉,使之变得白而柔软,最后再用熨斗烫平。张萱精绘了12位不同年龄的女性,全着盛唐时典型的衣装。

  分为三个劳动场面:卷首四女执棒捣练;长卷的中段画稍老的妇女在补纳破练;第二、三组之间以一煽火女童作为过渡;卷尾两女展练,一人在中间撑练,一人用焦斗熨练。

  还有一个顽皮的女孩钻到了白练下面,透过白练看着工作中的人,为画作平添几分乐趣。三段组成一个自然得体、首尾呼应、互有联系的劳动场面。

  和《虢国夫人游春图》一样,此画除了一些劳动必用物品之外,仍然是不着一点背景,画家似乎对于自己表现人物的能力非常自信,完全以人物本身的表情、服饰、动态,以及各人物之间的呼应来组织画面。

  无论是每一组人物的构图,还是衣裳主色的搭配,甚至包括罗裙上图案的选择与描绘都体现出画家下了相当功夫,细细看来足以让人在它面前驻足良久,这与很多现当代绘画空而无实、大而不当的画风有迥然不同的追求。

  可以注意一下那个顽皮的小孩,小孩对于画画人来说是表现起来比较困难的,因为稍把握不好小孩的比例,就容易画成个儿面容老的“小大人”,但《宣和画谱》中说张萱“能写婴儿,此尤为难”,从这个小女孩的描绘来看,这种评价不是。

  张萱所画的仕女多为丰颐厚体的形象,开盛唐“曲眉丰颊”的新风格,这一点在《捣练图》中体现得最为明显。随着初唐、盛唐时期一些唐墓的发掘,出土的壁画、陶瓷雕塑,以及敦煌壁画作为对比,我们可以更多地理清唐代仕女画造型、风格的传承关系。

  唐代卷轴画中的人物形象,应该是受同时期或稍早的壁画、雕塑影响而来的。在初唐阎立本的《步辇图》中,宫女的形象依然是比较瘦削,承自隋朝而流传下来的魏晋南北朝时期盛行的“秀骨清像”,但初唐的敦煌壁画中已经出现一些丰满的女性,初露盛唐端倪。

  唐懿德太子墓的壁画《持扇宫女图》,人物与初唐敦煌壁画是相近的,到了盛唐,侍女形象才得到最大的改变,张萱在其中应该是起到相当大的作用的。

  同时,只是到了这个时期,才出现大量以单纯宫廷女为题材的仕女画,这些画或者、或者作为某种重大事件纪念的功能已经被弱化到最低,人们从类似《太真鹦鹉图》中得到的享受,更多是在视觉感官上,而不是心灵的洗礼。

  现在,在西安西大街西门附近的小广场,竖立了四尊仿唐代青铜捣练仕女铜像,就是根据唐代名画《捣练图》制作的。

  雕像执绢的妇女身躯稍向后仰,似在微微着力;熨练妇女认真专注的表情,端丽的仪容,恰如其分地表现了温厚从容的心情。雕塑展示唐代妇女在捣练劳动操作时的情景,具有浓郁的唐代气息。

  《捣练图》描绘了从捣练到熨练各种活动中的妇女们的情态,刻画了不同人物的仪容与性格。表现的是妇女捣练缝衣的场面,人物间的相互关系生动而自然。

  从事同一活动的人,由于身份、年龄、分工的不同,动作、表情各个不一,并且分别体现了人物的特点。人物形象逼真,刻画维肖,流畅,设色艳而不俗,反映出盛唐崇尚健康丰腴的审美情趣,代表了那个时代人物造型的典型时代风格。

  执绢的妇女身躯稍向后仰,似在微微着力;熨练妇女认真专注的表情,端丽的仪容,恰如其分地表现了温厚从容的心情。在绢下好奇地窥视的女孩,以及畏热而回首的煽火女童,都生动引人。

  画家表现妇女捣练活动,不只是描绘捣练、络线、织修、熨烫等的活动过程,他既重视人物形象的塑造,而又注意刻画某些富有情趣的细节,使得所反映的内容,更具有生活气息。

  《捣练图》的“练”是一种丝织品,刚刚织成时质地坚硬,必须经过沸煮、漂白,再用杵捣,才能变得柔软洁白。这幅长卷式的画画上共刻画了十二个人物形象,按劳动工序分成捣练、织线、熨烫三组场面。

  第一组描绘四个人以木杵捣练的情景;第二组画两人,一人坐在地毡上理线,一人坐于凳上缝纫,组成了织线的情景;第三组是几人熨烫的场景,还有一个年少的女孩,淘气地从布底下窜来窜去。

  画家采用“散点法”进行构图,把整个捣练的劳动场面分三部分呈现在读者面前。同时,他不单纯图解劳动的程序步骤,而是注重对劳动场面中流露情绪的细小动作的描绘,似求得更好地展示出笔下人物的性格和心理活动。

  如捣练中的挽袖,缝衣时灵巧的理线,扯练时微微着力的后退,几个小孩的穿插,一女孩在煽火时以袖遮面及另一女孩出神地观看熨练等,使画面中的人物与场景真实生动,充满生活情趣。

  显然,这是画家熟悉生活、认真观察的结果,体现了唐代仕女画在写实方面取得的杰出成就。

  画家以细劲圆浑、刚柔相济的墨线勾勒出画中人物形象,辅以柔和鲜艳的重色,塑造的人物形象端庄丰腴,情态生动,完全符合张萱所画人物“丰颊肥体”’的特点。

  在技法的运用上也与之相差无几,是人们了解和研究张萱、周昉仕女画及唐代仕女画成就的重要。

  张萱(公元713—755年),唐代画家,京兆(陕西省西安)人,开元时曾任史馆画直。

  “善起草”,对亭台、树木、花鸟、皆穷其妙,尤擅长仕女画。在《宣和画谱》所载绘画作品中,有不少是描绘贵族妇女游春、梳妆、鼓琴、奏乐、横笛、藏迷、赏雪等悠雅闲散生活场景的画迹。

  画中的贵族妇女大都具有曲眉丰颊,体态肥硕、服装头饰繁缛华丽的突出特点,被称做“绮罗人物”。

  在他之前,以妇女为专题的绘画不多,专画妇女现实生活的就更少见,象顾恺之《女史箴图》一类的画,大都是和封建戒规相联系的。从这一角度看张萱画现实生活中的妇女题材,有一定进步意义。

  张萱,生卒年未详,京兆(今陕西西安)人。盛唐时著名人物画家之一,擅画妇女、儿童、贵公子,并从事风俗画制作。他在绘画题材上一变汉魏以来“列女”、“孝子”传统,转向表现现实生活。同时,在画盛行的当时另辟了蹊径,对我国人物画特别是风俗画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所画妇女朱色,晕染耳根为其特色。又善以点簇笔法,画亭台、树木、花鸟等宫苑景物,点缀妍巧,俱穷其妙。现存世作品有《捣练图》、《虢国夫人游春图》等。

  《捣练图》工笔重彩,亦系宋徽摹本,现藏美国美术博物馆。《捣练图》描绘了从捣练到熨练各种活动中的妇女们的情态,刻画了不同人物的仪容与性格。表现的是妇女捣练缝衣的场面,人物间的相互关系生动而自然。从事同一活动的人,由于身份、年龄、分工的不同,动作、表情各个不一,并且分别体现了人物的特点。人物形象逼真,刻画维肖,流畅,设色艳而不俗,反映出盛唐崇尚健康丰腴的审美情趣,代表了那个时代人物造型的典型时代风格。画中人物动作凝神自然、细节 刻划生动,使人看出扯绢时用力的微微后退后仰,表现出作者的观察入微。其线条工细遒劲,设色富丽,其“丰肥体”的人物造型,表现出唐代仕女画的典型风格。

  画面分为人物:第一组四个妇女用木杵捣练;第二组两个人,一个坐在地毯上理线,另一个坐着缝纫;第三组是几个妇女把练抻直,用熨斗烫平。整个画面的构图安排得十分巧妙,三组人或坐或立,有高有低,错落有致。各组人物之间彼此呼应,联系紧密又自然和谐。捣练一组中,一人回身挽袖与理线一组相应,后两组人物之间又穿插一蹲着扇火转首的女孩,使三组人物气脉相连。作者善于捕捉劳动中的微小细节,进行深入刻画,生动地传达了生活的情趣,表现出人物不同的心理和性格特点。坐在火盆旁的女孩一边挥扇,一边回头欲语的情态,反映出她对扇火这种单调、重复动作的厌倦,渴求新的分散注意力的心理,了女孩活泼好动的性格。熨平一组中,画一个稚气的小女孩,在练下穿梭来去,活跃了劳动过程中的板滞气氛,使整个画面收到张弛有度,富于节奏变化的艺术效果。

  执绢的妇女身躯稍向后仰,似在微微着力;熨练妇女认真专注的表情,端丽的仪容,恰如其分地表现了温厚从容的心情。在绢下好奇地窥视的女孩,以及畏热而回首 的煽火女童,都生动引人。画家表现妇女捣练活动,不只是描绘捣练、络线、织修、熨烫等的活动过程,他既重视人物形象的塑造,而又注意刻画某些富有情趣的细 节,使得所反映的内容,更具有生活气息。

  张萱是注重写实的画家,所画女性脸型圆润饱满,体态丰腴健壮,气质雍容高贵,显示了大唐盛世中皇家女性的华贵之美。《捣练图》的人物造型虽然写实,但又不是生活的纯客观再现。它的人物造型是略带夸张的,然而又常含蓄的。线条是传统工笔人物画的主要造型手段。《捣练图》线形超逸,形象写实,细密灵动,深厚。作者把吴道子“天衣飞扬,满壁风动”的铁线描加以含蓄化,变为细劲的游丝铁线描,线形畅达、疏密自然而质地具显,衣下形体准确充实。行笔起落有序,线出于体,妙造自然,不露痕迹,准确地体现了生活中人物的体貌与内心世界。比如缝练的女子:衣纹勾勒充分发挥了线的表现力,每一条线都是灵动的,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再如最后的一位扯练妇女,作者用极其严谨、准确而概括的线条把女性的身姿、动态勾画得优美、含蓄而安详,“健美而不失典雅、自信而矜持”。线描虽是细劲精致的,然而体现出的却是雄健、大度和庄严。

  《捣练图》中人物五官也是高度概括和符化的。那细长高昂的眉毛既交代了妇女的地位和身份,又刻画了人物的心理状态。那高度程式化的脸、鼻造型充分表现出作者对生活的主观认识。这种高明的“意向造型”正是源于作者对生活和宫廷劳动妇女生命活力的深刻理解。线从生命中流出,形是高于生活原形的符化再创造。每一局部无不倾注了作者的思想感情和对生活的认识。《捣练图》的人物造型既不是孤立的,也不是偶然的,它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它的出现是历史的必然,影响十分深远。

  服饰在工笔重彩绘画中占有重要的。从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工笔画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画服饰。盛唐时代“胡”气弥漫,外域文化的涌入使唐朝文化异彩纷呈。然而唐文化在大量摄取异族外来文化的同时却未失却中华文化的特质,相反,而是对它进行能动地选择、、消化和吸收,使唐文化更加生机勃勃、气象万千。唐代经济的高度发达促进了同各民族之间的广泛交流,高度发展的丝织工艺也能够满足时人的现实需要,有度的思想观念又使唐代的追求清新健康、充满活力。

  《捣练图》中妇女的装束虽和周昉的《簪花仕女图》略有区别,但从束胸长裙、长袖上衣、不同纹饰的披风饰带和高高的发髻可以看出,这些华贵的宫廷妇女极具现实意义的、强烈的、大胆的和坦率的时尚追求。

  《捣练图》不是一般的描绘,它是对生活的艺术的再现,是“艺术”之捣练,包含了层面的、“形而上”的人文追求。它像一面镜子,从妇女的表情和动态已经折射出那个时代的文化心理、思想状态,透过作品我们可以读出作者在辉煌盛世面前的忧患意识和对封建制度、礼教伦常的深刻,具有深刻的意义和历史文化价值。

  张萱《捣练图》正是这样一件构思几近完美、技法高度成熟的希世珍品。它是工笔重彩绘画的典范,留给我们的是无限丰富的经验和值得探究的课题,是无穷的和思考。它就像带有无数历史信息的一座迷宫,吸引着众多的后来者去探寻。它又像一颗恒星,至今仍散发着耀眼夺目的而历久不衰,以它独特的人文价值着一代又一代的膜拜者。《捣练图》可称不朽的盛世经典。我们今天来解读这件经典作品,对于我们的重彩绘画传统,重振伟大的现实主义雄风,意义深远。

  展开全部“练”是指古代的一种白绢,经过热煮和熨烫后会变得更加柔软洁白,这幅长卷正是分组描绘了贵族妇女从事捣练、织补、熨烫等一系列劳作的情形。众多人物之间的关系自然而合理,两端的女子为了把绢拉直,身体微微着力后倾,中心的女子则手持熨斗,轻抚丝绢,还有一个淘气的小女孩,因为自己的个子不够高,干脆钻到绢的下面向上翻看,尽显出顽皮可爱的稚气。画中女子的装束也是恬静而娴雅,不由得使观者忘记了她们正在从事劳作,转而欣赏起这些女子的卓约风姿来,将主要的注意力都停留在这些高耸的发髻或华丽的服饰。

原文标题:对《捣练图》的艺术鉴赏与赏析? 网址:http://www.buyinglexapro-online.com/shishangxinwen/2020/0215/1401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哄堂大笑新闻网 www.buyinglexapro-onlin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