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岛诗艺术特色

财经新闻 2020-01-16151未知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语言清淡朴素,以铸字炼句取胜,刻意求工。题材窄狭,缺少内容,多为写景、送别、之作,情调偏于荒凉凄苦。

  贾岛早年家境贫寒,曾居山石峪口石村,遗有贾岛庵。19岁,识孟郊等,因和推敲韩愈。还俗后屡举进士不第。唐文时任长江县(今四川蓬溪县)主簿,故被称为“贾长江”。

  其诗精于雕琢,喜写荒凉、枯寂之境,多凄苦情味,自谓“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但后又普州司仓参军,卒于任所。有《长江集》10卷,录诗390余首。另有小集3卷、《诗格》1卷。

  他的诗喜欢描写荒凉枯寂之境,颇多寒苦之辞。以五言律诗见长。注重词句,刻意求工。“推敲”的典故,就是由于他的诗句“僧敲(推)月下门”而来的。著有《长江集》。

  贾岛的苦吟,实际上是在炼意、炼句、炼字等方面都用了一番夫。而这些又都是与作品的思想内容和时代性分不开的。首先我们看到贾岛非常用力于炼意,因而他的作品具有引人入胜的意境。

  如果写一首诗而意境不佳,味同嚼蜡,叫人读了兴趣索然,那就不如无诗。有了好的意境,然后还必须这种意境能够在字句上充分表达出来。

  贾岛的每句诗和每个字都经过反复的,用心推敲修改。但是到了他写成之后,却又使读者一点也看不出修改的痕迹,就好像完全出于自然,一气呵成的样子。由此可见,所谓苦吟只能是从作者用功的方面说的,至于从读者欣赏的方面说,却不应该看出作者的苦来。

  展开全部贾岛五言律多变体,其中具有开阔境界的一类作品,后人常以具有“盛唐气格”进行称誉。贾诗中不仅有境界浑阔的诗句,而且还有一些通篇浑成、气势流畅的诗作。贾岛此类通篇浑融、境界开阔的诗相对集中于送别友人赴边题材的作品之中。

  在表现手法上,贾岛诗的“盛唐气格”与其诗“尚意”的特色密不可分。与盛唐诗人之“尚情”不同的是,贾岛诗常从体认中来,所写之景并非盛唐诗人那种对自然或沉浸或相融的描绘,而采取远观的态度对所描绘的景致进行上的再加工,使之符合某种特殊的审美体验,使读者可以对其进行直接的审美观照,进而获得超人意表的审美感受,从而具有了类似于盛唐诗的奇丽与壮阔并存的艺术境界。

  以来,人们对贾岛诗中那些描绘穷愁潦倒的生活状况、诉说怀才不遇的怨愤心情一类的作品表现出极大地关注,而相对忽略了浪仙特色与风格的作品,以至于在对贾岛做出总体评价时产生了较大的偏差。一提起贾岛,映入脑海中的不是骑着小驴推敲着“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题李凝幽居》)的孤独苦吟者,就是联想到“鬓边虽有丝,不堪织寒衣”(《客喜》)的穷酸落魄相,要么就是因“归吏封宵钥,行蛇入古桐”(《题长江》)一类的僻涩诗句怀疑贾岛心理或审美上出了什么问题,再就是总有人不理解像这样一个被后人视为行为怪异和性格孤僻的人怎么会写出“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忆江上吴处士》)或“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剑客》)诸如此类的诗句来。

  展开全部据《旧唐书》、《全唐诗话》以及苏绛为贾岛写的墓志铭等的记载,贾岛是当时范阳郡的人。唐代设置的范阳郡,包括现在的大兴、山、昌平、顺义等县。这一带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属于幽燕之地,英雄豪侠悲,成了传统的风气。正如贾岛在一首题为《剑客》的五言绝句中写的:“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这位诗人显然想借此来表达他自己的心情。

  然而,贾岛之所以成名,却并非由于他的英雄气概,而是由于他的苦吟。人们最熟悉的“推敲”的典故,便是出于此公身上。毫无疑问,写“僧敲月下门” 当然比“僧推月下门”的句子要好得多。这几乎已经成了讲究炼字的一个最寻常的。可是,懂得这样一些起码的文字“推敲”的技巧,难道就可以称得起是一位苦吟的诗人了吗?问题当然不是这么简单。否则,成为一个大诗人也太容易了。

  贾岛的苦吟,实际上是在炼意、炼句、炼字等方面都用了一番夫。而这些又都是与作品的思想内容和时代性分不开的。首先我们看到贾岛非常用力于炼意,因而他的作品具有引人入胜的意境。如果写一首诗而意境不佳,味同嚼蜡,叫人读了兴趣索然,那就不如无诗。有了好的意境,然后还必须这种意境能够在字句上充分表达出来。

  贾岛的每句诗和每个字都经过反复的,用心推敲修改。但是到了他写成之后,却又使读者一点也看不出修改的痕迹,就好象完全出于自然,一气呵成的样子。由此可见,所谓苦吟只能是从作者用功的方面说的,至于从读者欣赏的方面说,却不应该看出作者的苦来。

  贾岛有许多作品都可以证明这一点。例如《渡桑干河》的诗写道:“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更渡桑于水,却望并州是故乡。”这首诗的意思很曲折,而字句却很平易。这样就显得诗意含蓄,使读者可以反复地咀嚼它的意味。如果多用一两倍的字句,把它的意思全都写尽,读起来就反而没有意思了。在贾岛的作品中,象这样的例子太多,我简直不知道应该举出什么例子才更好说明问题。

  读过中国文学史的人,都知道韩愈非常赏识贾岛的作品。《全唐诗话》记载韩愈赠贾岛诗曰:“孟郊死葬北邙山,日月星辰顿觉闲。天恐文章中断绝,再生贾岛在。”虽然有人说这不是韩愈的诗,但是这至少可以代表当时人们对贾岛的评价。后来的人常常以“险僻”二字来评论贾岛的诗,那实在是不恰当的。

  尽管人们也能举出若干、说明贾岛的诗对于后来的诗坛发生了不良影响。比如,宋代有所谓江湖诗派,明代有所谓竟陵诗派,以及清末同、光年间流行的诗体,一味追求奇字险句,内容贫乏,变成了。如果把这些都归罪于贾岛的影响,我以为这是不公平的。各个时代诗流派的优缺点,主要的应该从各该时代的历史条件和背景中寻找根源,前人不能为后人担负什么责任。贾岛的创作态度是很严肃的,这一点直到今天仍然值得我们学习。假若有人片面地和表面地模仿贾岛,以致产生了坏诗,这怎么能叫贾岛负责呢!

  苏东坡这个人挺有意思,他并没有象欧阳修《六一诗话》和尤袤《全唐诗话》那样的诗话行世,却经常有关于诗文的观点一鸣惊人。诸如观摩诘之诗,诗中有画;味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杜诗、韩文、颜书,皆集大成者也。孟之诗,韵高而才短。……郊寒岛瘦也是他提出的,而且概括得也是如此的准确、生动和形象。

  郊寒岛瘦缘何说起,当然由孟郊贾岛诗风而来,主要是指他们诗作中所体现出来的狭隘的格局,穷愁的情绪和苦吟的。两人都是一生不曾做过什么象样的官,孟郊本人性情耿介,是个不善与别人往来的人,考了三次之后才于五十岁时中了个进士,得到一个可怜的小。但他平时总爱将时间花在饮酒弹琴交友赋诗,不理政务,最后竟由别人代他的职,自己拿着半俸回家,过上了一贫彻骨,裘褐悬结的清苦日子。他的诗作因此而愈见其寒,如:贫病诚可羞,故床无新裘。春色烧肌肤,时餐苦咽喉。倦寝意蒙味,强言声幽柔。承颜自俯仰,有泪不敢流。默默寸心中,朝愁续暮愁。(《卧病》)夜学晓未休,苦吟神鬼愁。如何不自闲,心与身为仇。死辱片时痛,生辱长年羞。清桂无直枝,碧江思旧游。(《夜感自遣》)贾岛曾作过,算是个诗僧。《唐才子传》说他居京三十年,屡试不中连败文场,囊箧空甚,遂为浮屠,虽然穷成这样,仍不掩贾岛其性情中人的一面。有一天,宣微服私访来到贾所在的寺中,闻楼上有吟诗之声,遂移步上楼,见案上有诗便展卷流览,贾岛不认识皇上,劈手将诗卷夺过,声色俱厉,冷言。幸亏皇上有风度,自己下楼一走了之。后来,贾才发觉事情不对,吓坏了,忙跑到宫前。倒使皇上感到惊讶。这段故事太象演绎,不大靠得住,但却颇可见贾岛的脾气秉性。

  孟郊和贾岛长年生活在穷苦潦倒之中,虽然都曾得到过当时韩愈的掖与资助,但并没使他们摆脱现实生活的困顿。所以在他们的诗中,象泪、恨、死、愁、苦这样的字眼随处可见。

  飒飒秋风生,愁人怨离别。含情两相向,欲语气先咽。心曲千万端,悲来却难说。别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孟郊《古怨别》)试妾与君泪,两处滴池水。看取芙蓉花,今年为谁死。(孟郊《怨诗》)一日不作诗,心源如废井。笔砚为辘轳,吟咏作縻绠。朝来重汲引,依旧得清泠。书赠同怀人,词中多苦辛.(贾岛《戏赠友人》)事情就是这样,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杜甫),因为诗人长年生活在穷困之中,所以才可能深入地接触,其诗才更见性情和艺术。虽然,孟郊在考取了进士之后也曾写出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这样抖擞意气风发的豪情,也写过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这种亲情至上的千古名句,但是这些毕竟不是他的主旋律,郊寒才是他的主色调。请看他这样写怀乡的情绪:愁人独有夜烛见,一纸乡书泪滴穿;他这样写世态炎凉:弃置复弃置,情如刀剑伤;他这样写情感世界:试妾与君泪,两处滴池水;他这样写自然的萧疏:冷露滴梦破,峭风梳骨寒。诗从肺腑出,出辄愁肺腑。(苏轼《读孟东野诗》)这才是孟郊的风格特色。《临汉隐居诗话》中说他孟郊诗蹇涩穷僻,琢削不假,真苦吟而成。观其句法、格力可见矣。其自谓 夜吟晓不休,若吟神鬼悉。如何不自闲,心与身为仇。贾岛虽不如郊寒,却也有其鲜明的个性.他写过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这样闲逸的诗,也曾流露出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试君,谁有不平事这样昂扬的豪气,但他的诗却多是靠苦吟而成的,所以仍旧显得面窄而雕琢。他自己对此是这样描述的: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关于贾岛,最为流行的故事就是推敲的典故。据说他成日沉缅于雕词琢句之中,有一天竟然冲撞了京尹兆韩愈的车队,被左右拿下,推到韩愈面前岛具实对,未定推敲,神游象外,不知回避所以才冲撞了大人。原来他当时正在潜心琢磨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中的动词推,拿不定主意,是用推好,还是用敲好。韩愈见怪不怪,停下来想了半天方说敲字佳。 从此交上了贾岛这个布衣朋友,还授以文法,去浮屠,举进士。其实,这两个字都是可以用的,只不过用了敲就具有一种声音的美,更能衬托出夜深人静时的意境。

原文标题:贾岛诗艺术特色 网址:http://www.buyinglexapro-online.com/caijingxinwen/2020/0116/104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哄堂大笑新闻网 www.buyinglexapro-onlin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